缅甸毒枭罗星汉传奇之二 《从海洛因教辅到商界大佬》

2017-1-5 17:01| 发布者: cnxqw| 查看: 611| 评论: 0|来自: 凤凰有声故事周刊

摘要: 从海洛因教辅到商界大佬 1990年11月22日,缅甸果敢老街,火光冲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骚臭味儿。街两侧人头攒动,大家都争抢着看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看到的是100公斤海洛因和600余斤生鸦片被手推车拉到街上付之 ...

加上这多出的7天时间

从海洛因教辅到商界大佬

19901122日,缅甸果敢老街,火光冲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骚臭味儿。街两侧人头攒动,大家都争抢着看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看到的是100公斤海洛因和600余斤生鸦片被手推车拉到街上付之一炬。围观的不仅有当地好奇的居民,还有据说是专程被请来的各国记者。缅甸北部的金三角地区,从当年英国人殖民时就种植鸦片。100多年来,当地百姓早已将鸦片作为他们安身立命的重要经济作物。焚烧鸦片的举动,在当地是极为罕见的。

 

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被焚毁的鸦片还是花大价钱买来的。购买者正是十多年前在当地拥有强大私人武装、被美国人称为“海洛因教父”、显赫一时的大毒枭罗星汉。

 

在外界看来,作为大毒枭的罗星汉干的都是非法的勾当。但事实上,罗星汉早年贩毒时是拿着当时缅甸政府的批文。然而,中国的禁毒工作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进入高潮。19871988年,国务院先后发布《麻醉药品管理办法》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1990年成立国家禁毒委员会。罗星汉1990年金盆洗手,也是因为看到中国政府开始禁毒,才下定决心投身禁毒。

 

罗星汉经历混战、逮捕、牢狱后终于金盆洗手,此后数十年凭着其多年攒下的人脉积淀,建立起一个商业帝国,自己也成为缅甸首屈一指的华人富豪。

 

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共产主义开始退潮,世界上众多国家在短暂的动荡与冲突后,走上了一心谋求经济发展的时代。在缅甸“8888民主运动”被镇压、新军政府上台后,缅甸也废除了奈温时期的所谓“缅甸式社会主义”,于1988年开始了“改革开放”进程。

 

1989年,罗星汉向当时任情报局长的钦钮献策,搞垮缅共并与佤邦、果敢等地的独立武装达成妥协,赢得钦钮的绝对信任。后来钦钮升任缅甸法律与秩序委员会第一秘书,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第一秘书,成为缅甸党政最高首脑。罗星汉也因而有了直通权力顶端的背景。

 

此时的罗星汉正向当时的缅甸情报局局长钦钮献策,策反彭家声,为打击掉多年来死抱着“农村包围城市”革命路线的缅共立下大功。之后搭乘改革的东风,于1992年创立亚洲世界公司,开始了他的商业冒险。

 

2003年,钦钮成为总理,后在军政府内部斗争中下台。但罗星汉在军政府中的根基并未因此而动摇。罗家与之后上台的丹瑞、吴登盛等均保持了非常亲密的友谊。《伊洛瓦底》杂志曾报道,20115月,总统吴登盛访华期间,刚刚接管集团的罗星汉之子罗秉忠作为随行,一路为其做中文翻译。

 

不仅如此,在缅甸电力部、国家建设部、财政部、商务部、农业部、第一工业部以及第二工业部内,罗家也有着不一般的关系。除了工程建设,亚洲世界的业务还覆盖到运输、港口、轻重工业生产、房地产、贸易等诸多领域。

 

维基解密网站披露的一份2007年美国驻仰光大使馆文件中称,罗星汉的儿子罗秉忠已经成为缅甸最有权势的裙带资本家之一。罗家所拥有的亚洲世界集团,在仰光拥有1996年建设、租期30年的深水港口。2001年添置集装箱运输设备后,该港口集装箱吞吐能力占全缅40%。亚洲世界还建设并经营着一条180多公里长、从缅甸中部的腊戌延伸到中缅边境的木姐收费公路。这条公路也是中缅贸易的中枢路线,通过的车辆需在收费站缴纳2200缅币,折合约13.6元人民币的过路费。

 

从仰光到曼德勒高速公路的大部分路段、耗资1.3亿美元的仰光机场航站楼、距机场仅5英里的高档公寓楼以及新首都内比都的诸多道路、政府大楼和酒店项目,均由罗家的亚洲世界公司所建造。

 

据缅甸英文媒体《伊洛瓦底》报道,2010年亚洲世界公司又获得仰光港与迪那瓦港22个新建码头中的13个建设合同。缅甸港口事务官员称,亚洲世界在港口经营上具备相当大的优势,除了能提供优质的服务,码头的位置也是最好的。其还占有2010年仰光港贸易中的40%-50%

 

20113月,在缅甸军政府将15个部门76项国有资产进行私有化的拍卖会上,罗秉忠凭借与政府要员的亲密关系,拿到了中标数的冠军。之后该私有化拍卖曾遭人诟病,被指买家只需缴纳15%的税费、无需说明钱的来路合法,“是完完全全地洗钱”。

 

更重要的是,中国一系列在缅甸的战略投资,从密松水电站到皎漂深水港,乃至中缅石油天然气管道,都少不了亚洲世界公司的参与。

 

在缅甸这样由军政府统治的国家经商,有关系才是硬道理。而罗星汉从商的成功,靠的也是他在军政府中直通最高权力的人脉优势。美国大使馆文件中曾经如此形容罗家的关系网 “一些线人告诉我们,罗秉忠打开手机就能轻易联系上任何一个内阁成员。”

 

罗星汉多年来一直与军政府保持一致的路线。在很多果敢华人与民主派或缅共游击队打成一片的时候,他却创办反共军事学校,向中央政府靠拢。他当年组织私人武装、贩卖毒品都获得政府的授权。当今多位缅北出身的部长、司令,以前都曾是与他同一战壕的战友,因而其关系网非同一般。

 

缅甸电力部长若敏当年认识罗星汉的时候还只是个前线的连长,后来升为团长,之后才被调去做部长。这次也是他参与中电投在缅甸投资水电站的工作。这些都是罗多年的老关系,其他人是插不进去的。

 

罗星汉不仅有着军政府坚实的后台,在华人圈里也有口皆碑。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30年前到果敢时,当地人有说法是‘我们有两个主席,一个是北京的毛主席,一个就是罗主席’。”罗星汉本人仗义疏财,又在当地办汉语学校,推动华人社区发展,还整合了拥护共产党与国民党的两派。以至于后来华人圈里任何纠纷都会找到他来调解。

 

熟悉他的人都曾一致评价他总能洞悉时局,使自己站在最有利的一边。从搞垮缅共推动国家统一,到看准经济改革时机洗手从商,再到中缅经贸发展之际又站出来充当中缅之间的桥梁,罗星汉似乎总能顺应历史的发展方向。罗星汉在政治上非常灵活,只要对自己有利,他既可以搞垮缅共,也可以拥护中国共产党。如果他一味地搞反共,也不会有这一生的成功。

 

几十载血雨腥风,一代毒枭罗星汉辞世,这也标志着曾经叱咤“金三角”地区数十年的缅甸老一代华人毒枭渐次退出历史舞台,也为民主化变革中的缅甸再添一笔花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