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追回“夜郎道”才能玩转“丝路智慧极”

2018-2-15 11:43| 发布者: cnxqw| 查看: 379| 评论: 0|原作者: 李才武|来自: 前沿时报

摘要: 前沿时报记者 李才武 在融入“一带一路”过程中,贵州的话语权在哪?多年来,由一句“夜郎自大”而来,多地为发展旅游经济,都在争抢“夜郎”,欲凭借“夜郎”与“楼兰、大理”这两个古国一样的无尽神秘感,打出最好 ...
          前沿时报记者 李才武
         在融入“一带一路”过程中,贵州的话语权在哪?多年来,由一句“夜郎自大”而来,多地为发展旅游经济,都在争抢“夜郎”,欲凭借“夜郎”与“楼兰、大理”这两个古国一样的无尽神秘感,打出最好的广告,以换得游客和商品的流动。但争抢多年的结果,是多地最后称要“共享夜郎文化”。也就是凭借事实上还少有人搞得清楚的西南夷共有的原生态神筰文化和中原地带流入的青铜文化,来以“夜郎文化”之知名度在市场上分得一杯羹。前沿时报记者梳理历史,追寻“汉源黔根”发现,无论是过去的夜郎之争还是现在的夜郎文化共享,其实,贵州人在对追回夜郎的价值的认识上,无论是用夜郎之争的“左眼”,还是用“夜郎文化共享”的“右眼”去看待夜郎文化的发掘,最终都难脱这个轨道,就是贵州追回夜郎道的最大价值,不在于夜郎文化有多少的“含金量”,而在于贵州理性认识两千多年前的“夜郎道”的巨大价值,回复到贵州在我国最早的西南丝绸之路的重大价值上来,联手川滇两省,玩转“丝路智慧极”,才能实现贵州经济借历史文化符号华丽转身。

            西汉开“夜郎道”鼎立汉武盛世,艰苦卓绝万代推功
        我国历史上,张骞在大夏发现蜀布、邛竹杖,引发了西汉开发西南夷,打通汉武盛世关键节点“夜郎道”从而开辟最早的西南丝绸之路的高潮。
      《史记•索隐述赞》:“汉因大夏,乃命唐蒙。劳浸、靡莫,异俗殊风。夜郎最大,邛、筰称雄。及置郡县,万代推功。”元光元年(公元前130年),“五尺道”的开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开工。这条道在秦朝时由常頞所完成的基础,只是毛坯路,根本过不去大军;因而唐蒙开凿“五尺道”,几乎是推倒重来。血与火,见证我国最早的西南丝绸之路的艰辛。
大大.jpg
                          西南丝绸之路全图。  摘自网络
        作为“五尺道”的北端起点,僰道(今四川省宜宾市)是一座桥头堡,味县(今云南省曲靖市)是“五尺道”南端终点。为了凿开岩石,人们想出了将石头围着烧红以水激裂的办法,才使得这条沟通四川、云南乃至国外的道路路一尺一尺地向前延伸。《华阳国志》卷4《南中志》记载道:“自僰道至朱提有水、步道。水道有黑水及羊官水,至险,难行。步道度三津(渡口),亦艰阻。”
        这里的道路艰险异常, 狭窄的 “左担道”,根本无法换肩。把担子放在左肩行路的人,坠落山崖的悲声永远留在世间。云南省盐津县豆沙关的秦汉驿道之险峻,令人惊心!
       为了修路,西汉设在夜郎、白马古国一带的犍为郡治也从鄨县迁到了南广(今四川高、珙、筠连县,云南盐津县一带),之所以这样做,主要也是为了就近指挥,加快进度。为了修路,西汉王朝下了很大的决心!据《史记》卷30《平准书》记载:“当是时,汉通西南夷道,作者数万人,千里负担馈粮,率(大概)十余钟致一石”,运粮十分艰苦,路上的损耗也极其吓人,当时的一钟米合六斛四斗,需要十余钟米才能运去工地一石!对于浩大的经费,后来竟然到了“悉巴、蜀租赋不足以更(支持)之”的地步。为了解决粮食的问题,一方面,出钱购买以解燃眉之急,“散币于邛(属蜀郡)、僰(属犍为郡)以集之。”为解决长久之计,唐蒙还大量募民耕种南夷的田土,“乃募豪民田南夷,入粟县官,而内受钱于都内。”(《汉书》卷24《食货志》)即上交粮食给国家,去都城领钱。
88a4be9d1d25854a6d5500a08193ec38.jpg
                     贵州威宁盐仓境内的“夜郎道”。   前沿时报记者 刘世艳 摄
       为了赶工期,唐蒙迫不得已实行“军兴法”,实行战时一般的管理强度,许多人都吃不了这个苦,不少死亡或者逃亡。元光三年(公元前132年),汉武帝派司马相如探视,写出了一篇著名的《喻巴蜀檄》。西汉王朝此时面临北面强敌匈奴的巨大压力,在朔方筑城,南北都同时大兴土木,财政根本支持不了,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在公孙弘等重臣坚决反对下,西汉王朝被迫放弃了西夷(今雅安以西一带),同时在犍为郡放弃了大量的属地。
       西汉王朝第一次西南夷开发暂时陷入低潮,直到张骞在大夏发现蜀布、邛竹杖,才引发了第二次开发的高潮。包括对“五尺道”的新拓和指向牂柯江的“夜郎道”的初开,设立犍为郡后,唐蒙又“发巴、蜀卒治道,自僰道指牂牁江”,修通了从今四川宜宾入贵州赫章可乐、可到云南宣威、贵州安顺一线的两条线路组成的“夜郎道”,因唐蒙主持修筑,历史上又称“唐蒙道”。从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至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前后达18年之久,西汉王朝才修通“夜郎道”,“夜郎道”的修筑,方便了夜郎地区各族与巴、蜀和中原地区的联系,西南地区经济文化影响随着王朝的政治统治的加强而与内地日渐加深。
                                   贵州的贵山、贵水,后发崛起的“基因”在“夜郎道”遇见你
        据权威媒体报道:还是在2009年,贵州人均GDP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排名倒数第一,小康水平落后东部发达省市10年时间,一些主要经济指标处于全国落后位置。尽管我们也在努力发展,但和别人比,差距依然不断拉大。靠后、挂末、垫底,似乎是描述贵州省情常用的词汇。
       长期的落后就如贵州的大山,一度遮挡了贵州人的视野、制约了贵州人的思路、僵化着贵州人的思想。面对薄弱的基础,艰苦的条件,“无奈”一度成为压在人们心头沉重的石头,“慢”成为许多人理解贵州发展的惯性思维。
解放思想,才能找准航向;冲出藩篱,方能坚定前行。今天,我们追寻“汉源黔根”,就是要在贵州的大江大河中,寻找到那些深藏于历史烟云深处的记忆,富民兴黔的精英文化智慧。追寻“汉源黔根”,贵州最大的来由,就在于历史上以“夜郎道”对最早的西南丝绸之路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摆脱精神的重负,消除思想的疑虑,找准文化智慧的关键点,成为贵州发展的关键棋局。跳出贵州看贵州,全国视野找差距,全球视野谋发展。贵州贵山、贵水,“夜郎道”,就是贵州在融入“一带一路”中最具价值的黄金极。
       在我国历史上,通过夜郎道,四川的蜀布、邛竹杖得以销往印度、大夏、经济文化联通国外。贵州多山。贵州山高,路远流长,层峦叠嶂,挡住的不只是步履。
        贵州省委负责人深有感触:“以国家战略为导向,按规律办事,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选择好发展产业。”
        大山里藏着辩证法,藏着中华精英文化智慧。秦汉时期,“枸酱”进入夜郎,取的是贵州黔西北一带的筰马、髦牛,造就巴蜀殷富的同时,蜀布和邛竹杖还从夜郎道传向世界,因此,位于牛栏江以东的滇东北、黔西北各一部构成的夜郎古国也鼎盛,“夜郎道包围下的夜郎古都柯倮洛姆富甲天下。今天,我们重走南方丝绸之路,在夜郎遇见贵山贵水,看到了贵州追回夜郎的最大价值,以国家战略为导向,发挥夜郎道西南地理中心的战略地位,构筑贵州的丝路智慧黄金极。
                                 “一带一路”丝路智慧极是贵州“黔货出山”的金纽带
        从历史看,贵州是没有“枸酱”,也没有“邛竹杖”这样的名品的。“黔货出山”,多年来,只有国酒茅台和贵州“老干妈”,还为贵州人争回一些面子。黔货要出山,更多人认为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一时半刻难于办到。贵州历史上有“筰马、髦牛”,今天,面对众多“大路生大路死、有产缺销”的贵州农特产,需要有一个大的文化品牌来进行打包发售,因此,有人说,这个品牌应该是来自家喻户晓的“夜郎自大”的夜郎。但是,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在市场上起作用的品牌,历史上在国际上有名的是蜀布、邛竹杖,而“枸酱”仅是在国内有名。贵州,如何才有自己的“邛竹杖”走全球呢?
无论是“蜀布、邛竹杖”,还是“筰马、髦牛、僰僮”,贵州农特产要出山,在今天,最重要的,是要超越西汉的唐蒙,精心量制,打造出“一带一路”丝路智慧极。
366d8cef8d720b575386c92372e94872.jpg
                                                     “蜀身毒道”之可渡古渡“五尺道”。李才武 摄
        “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2013年9月和10月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分别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一带一路将充分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丝绸之路是起始于古代中国,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古代陆上商业贸易路线,最初的作用是运输古代中国出产的丝绸、瓷器等商品,后来成为东方与西方之间在经济、政治、文化等诸多方面进行交流的主要道路。
       1877年,德国地质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其著作《中国》一书中,把“从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间,中国与中亚、中国与印度间以丝绸贸易为媒介的这条西域交通道路”命名为“丝绸之路”,这一名词很快被学术界和大众所接受,并正式运用。其后,德国历史学家郝尔曼在20世纪初出版的《中国与叙利亚之间的古代丝绸之路》一书中,根据新发现的文物考古资料,进一步把丝绸之路延伸到地中海西岸和小亚细亚,确定了丝绸之路的基本内涵,即它是中国古代经过中亚通往南亚、西亚以及欧洲、北非的陆上贸易交往的通道。
       根据《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发挥贵州威宁、赫章、七星关、纳雍独特的区位优势和西南内陆窗口作用,深化与中亚、南亚、西亚等国家交流合作,形成丝绸之路经济带上重要的交通枢纽、商贸物流和文化科教中心,建设西南丝绸之路夜郎道经济带核心区。打造“丝路智慧极”:在国家战略背景下,再结缘南方丝绸之路,贵州可在赫章建立世界丝路文化智慧峰谷,形成全球丝路政治、经济、文化交流对话基地、丝路智库峰会各国首脑聚会的全球中心。以“夜郎道”作为西南丝绸之路路开放的经济、文化纽带,布局黔货出山,以夜郎等古国文化作为符号打包发售贵州农特产品。
       赫章应从追回夜郎到“追回夜郎道”,凭借历史文化名片发展多彩贵州之古国旅游。“夜郎道”的存在,更使得滇东北和黔西北地带的夜郎古国为代表的贵州众多和夜郎一样古老神奇的古国更加具有历史文化开发的巨大价值。贵州以“夜郎道”为联系世界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西南各地区农特产品尽可进入这个世界纽带性质的经济带进行特色的宣传推广、打包发售全世界,追回“夜郎道”利于贵州产品的全球交易推广,做大市场。“夜郎道”的存在,使全域贵州的历史文化旅游品牌价值借用历史文化符号,升级、变化为世界级的品牌价值。现在还仅是人们在为之“吆喝”的贵州的贵山贵水从此就走向最贵,变为金山银河。
上一篇:????如今下一篇:以及一些应酬
返回顶部